卿九ric

微博同名,主磕舟渡

忘羡的那篇命中注定,被我弃文了_(:з」∠)_
不过应该也没有人期待我更文吧
以后只写舟渡了_(:з」∠)_

初见安,qq2353338102
这里沧白九,原名卿九,余生愿君多多指教

目前只写舟渡

本命张起灵,主盗圈
魔道圈已退
爱好很多,说不完_(:з」∠)_
古剑/盗笔/默读/全职/死亡万花筒/镇魂/夏目/狐妖/灵契/漫威/阴阳师/京紫/宫崎骏/朱一龙/东野圭吾/非自然死亡/石原里美

喜欢犯罪心理学和推理类小说以及一些血腥恐怖的东西(我这个人心理不黑暗啦)
喜欢手写

目前看美剧和英剧,暂不追番
最喜欢的英剧是神探夏洛克
最喜欢的小说是盗墓笔记
最喜欢的作者是东野圭吾和Priest
最喜欢的唱见是茶茶理和三无还有八爷
爱豆是荷兰弟和卷福

喜欢古风,绘画,看小说,追番打游戏
上b站和lofter
游戏目前只玩阴阳师
老年佛系养生,不喜撕逼

忘羡(有肉)

命中注定(一)

现代pa 警察叽X法医羡
ooc属我,人物属秀秀

案发现场弥漫着一股浓烈的尸臭味,魏无羡站在案发尸体的旁边,查看尸体的伤口。
尸体是在一片荒凉的森林里发现的,据报案人所描述,自己是在附近散步的时候闻到一股格外刺鼻的味道,顺着气味寻过去,便看到了这具尸体,才报的案。
雨还在不停的下,森林里显得阴森森的冷清。雨水顺着树干往下流,然后汇集在树脚。
因为长期的浸泡,树脚下发出了腐木的恶臭。尸体浑身散发着恶臭,皮肤早已腐烂不堪。
浓浓的蝇蛆闻开始慢慢散发,许多白色的蝇蛆在尸体上揉动,好像几万只交汇在一起。
死尸睁着充满血丝的双眼,嘴巴张的很大,似乎死前受过巨大的痛苦,凌乱的头发夹杂着鲜血的泥土,显得异常的凄凉。
死尸的四肢已经不见了,不知是被动物给吃掉的还是凶手所为。心脏位置有一处枪伤,魏无羡断定应该是一枪致命。“魏婴。”蓝忘机唤了唤他,并把在案发现场发现的猎枪递给了他。魏无羡心下了然,道:“不错了,我刚刚看伤口的时候,尸体心脏有一处枪伤,但因为尸体放的时间有些长,伤口已经腐化的不像样了,现在又找到了这个,是一枪致命。剩下的,应该把这把枪的来历查一下就好啦!”
蓝忘机用琉璃眸子望了望他,开口道:“魏婴,已经查过了,枪上没有指纹,但是有摩擦的痕迹,指纹被擦掉了。”“那...这样的话就...”还没等魏无羡说完,一个穿便服的刑警就突然跑过来,对蓝忘机说:“队长,查到死者身份了,是一个游戏公司的策划,是个宅男,自己单独住出租屋。”“好的知道了。”
接着蓝忘机又对魏无羡说道:“先回局里吧,一切调查清楚再说。”说完便紧紧牵着魏无羡的手,一起坐进了警车里。
等众人到警察局时,已经夜深了。于是那一群好吃懒做(不是)决定明天再商讨案件。当然,蓝忘机也是在魏无羡的死缠烂打下决定明天再议。

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在回家的路上,静谧的夜里,路灯黄昏的光显得有些诡异。等魏无羡确定四下没人了,才悠悠的勾起了蓝忘机的下巴,在他耳边吹气,缓缓开口道:“蓝二哥哥,你怎么看今天这个案件啊?”
“如你所说,尸体时间有些长,可是我们如今才接到报案,而且还非亲属报案,目前线索不多,还必须再调查一番。”“呀!我们家蓝二哥哥真聪明,我越来越爱你了!”说着便“吧唧”一口亲到了蓝忘机的脸颊上。蓝忘机愣了愣神,用温柔如水的眼神看了看魏无羡,嘴角微微勾起不过很快就又消失了。又与魏无羡十指相扣,拉着他走了几步,说了一句:“魏婴,到家了。”
蓝忘机的房子虽不是什么别墅,但也不小。魏无羡第一次来蓝忘机家里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“这个人真有钱”,朴素简洁的装修,不雍容华贵,但却魏无羡却能感觉到满满的“土豪”气息。
蓝忘机打开门的一瞬间,魏无羡就狠狠的抱住他,把他按倒在了沙发上。舌与舌的相互缠绕在一起,魏无羡起初还处于主导地位,但很快就被蓝忘机的舌缠了过去,檀香味萦绕在两人的唇间。两人腻腻歪歪地吻了好一会,蓝忘机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魏无羡,两人唇间还有一条细细的银丝相连,魏无羡被他吻的面色潮红,双眼迷离,头皮发麻。蓝忘机看着他这般模样,不禁喉结微动。猛地一把将人打横抱起,扔到床上,不等他支起上身便立刻压了上去。
“蓝二哥哥,这么心急啊。”说着,蓝忘机便一口咬上他的喉结,用他低沉的磁性嗓音说到:“我等不了了。”魏无羡心里觉得这个人真是好笑又可爱,但喉结那处传来的轻微的痛感使他不敢再随意跑神。

车在这里→https://m.weibo.cn/1043175310/4263908703780513

忘羡同人文(吃醋梗)

有肉的,刚刚在老福特上发被屏蔽了
点链接可看
https://m.weibo.cn/1043175310/4212889612999719

忘羡同人文(原著向)

落花时节又逢君
#卿九原创
#ooc属我 人物属秀秀
#小学生文笔

  是梦
  白玉兰树下,一位佳人独立,忽如春风来,落那佳人一袭花瓣。
   当真人比花娇!那素衣抹额也透的那双琉璃眸子的清冷,可眼中的星辰早已陨落。
   二十三弦急,落花人独立,惟有此曲能寄心中意。
   一曲问灵十三载,等谁来回应,怕只怕只是那人一厢情愿罢了....
   “魏婴....你在哪儿啊...”
    蓝忘机蓦然惊醒,才忽觉是梦,赶紧抱住身下人。魏婴其实听见了他那声梦中的呜咽,假装没看见他被惊醒时那眼中的慌乱,只默默地抱上他的含光君,送他一个轻柔绵长的吻。
    唇齿间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,久久不能分离。只到魏无羡发出轻微的呻吟,蓝忘机才放开了他。
“魏婴....起来吧,你不说想去街上吗?”
   魏无羡搂着他的脖子,下巴抵着他的锁骨,闷声道“蓝二哥哥你看你把我啃的,我都没脸见人了,还去什么街上啊!”说完还不忘讨好的蹭蹭蓝忘机的脸颊。
   “你说如何便如何。”说完,蓝忘机便起身,之后还不忘在魏无羡额头落一红印。
     待到午后,魏无羡才与蓝忘机一起去了街市。魏无羡一手拿着冰糖葫芦,一手还不忘去搔他蓝二哥哥的下巴。虽说莫玄羽这身子已是个成年男子,可魏无羡却宛如一个三岁的孩童。这儿瞧瞧,那儿瞧瞧,恨不得把所有新鲜玩意儿都尝个遍,还不忘把这些好玩的东西分享给蓝湛。看着蓝湛那一阵红一阵紫的脸色,忍俊不禁。
    姑苏属江南一带,而这迷人的春色正是江南好风景。蓦地,一片桃花落到魏无羡的眼角处,一阵春风化雨,那片桃花又刚好落在了蓝忘机的衣上。
     魏无羡感到异样,抬头望。一阵桃花雨,落了魏无羡一头桃花。他惊喜的指着那棵桃花树,眯起眼睛,笑着对蓝忘机说:“蓝湛!!快看,快看那棵树!”蓝忘机看着他那桃花笑靥,不禁心里荡开一波涟漪,让他神情恍惚,那笑容似曾年少时那个黑衣少年,提着一壶酒对他说:“天子笑,分你一坛,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?”
     想到这里,他思绪回转。拂过魏无羡的脸庞,在他唇上落下一枚檀香味的吻,又参杂着一丝丝桃花香。
      魏无羡被他突然的举动愣住了,可又忍不住去挑逗他:“蓝二哥哥放着好好的美景不看,干嘛跑过来亲我啊?难道是看我比桃花还要艳上几分?”蓝忘机把他紧紧抱在了怀里,道“你最好看,你是我的。”魏无羡被他这句话弄的哭笑不得,两只手捧起他的脸颊:“好的,我是你的,我一直都是你的。”
     话音未落,魏无羡又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。他跑到桃花树下,摘下一朵桃花,捧在手心里,对蓝忘机说“今日正是江南好风景,奴家正想找个合适的公子做配郎。不知这位清风霁月,仙气凛人的公子,可否愿意在落花时节收下奴家的桃花呢?”
    蓝忘机把桃花放在他的耳旁,敷上魏无羡的唇,撬开他的牙关,占夺他里面所有的空气,侵略他的全部,让他唇上只散发出属于他的檀香味。良久,才渐渐分离,魏无羡的嘴巴红肿不堪,双眼微红,情乱迷离。
    蓝忘机抵着他的额头说道:“愿,愿与卿共度天涯忘此时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     魏无羡一阵思绪万千,可也不自觉地刮刮他的鼻尖,笑道:“你啊你,怎么这么多小心思呢....”
     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。